直男必修课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直男必修课网 » 小说

故事:燕顺造反

单州地区有个燕王庄。为何叫这么个村名呢?

唐朝年间,连年大旱,朝政腐败,收刮民财。农民起义接连不断,一时天下大乱。这时,从莱州、淮州地方迁来一家姓燕的和一家姓王的人家。齐鲁地方有个习俗,好以姓氏命名村名,燕姓和王姓一商量,就将所住地方命名为燕王庄了。

这庄到了北宋末年,发展成一千余户的大庄子。庄上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叫燕顺,一个叫王英。他两家都不富有,燕家租种邻村阎家庄阎三员外十亩薄地,王家靠剥羊为生。燕顺和王英,自幼喜欢习武,爱打抱不平,好朋好友,净结交些穷苦人家子弟,广交天下豪杰。十八岁那年,燕顺和王英结拜为异姓兄弟,两家虽穷,但都能有苦同受,有难同当。燕顺因须发金黄,豹头环眼,江湖上友人给他送了个外号——"金毛虎";王英长相特别——五短身材,江湖上友人也给他送了个外号——"矮脚虎"。他和燕顺同年生,但比燕顺小一个月,故燕顺为兄,王英为弟。燕顺和王英都练就一身好武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他俩的传说在鲁西南流传很多,咱单讲讲燕顺为何造反,咋样上的清风山落草的故事。

一、逼死爹娘

北宋末年,单州地区连年大旱,一连三年颗粒没收。燕顺家租种阎家庄阎三员外外号"阎王"的十亩地,地租文约上写得清清楚楚:按收多少七、三分成。无有灾时,燕家糠菜半年粮,燕顺的朋友接济,还能过得下去。这么连年受灾,家家都不好过,他家就更紧巴了。燕顺的父母积劳成疾,一病卧床不起。

全靠燕顺找友人借粮维持生活;燕顺十七岁的妹妹天天伺候父母。阎王家还三天两头的催债,有一回燕顺急了,对前来催债的阎三狗说:"文约上按收成七、三分成,颗粒不收,还交什么租?逼急'了,老子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阎三狗将这话传给了"阎王",阎王也知燕顺不好惹,多少天没敢再去催;一天,阎三狗又到燕王庄催租,在村头上碰到了燕顺的妹妹小风,想动手动脚,被小凤骂了一顿。阎三狗回到阎家庄,见到"阎王"将小凤的俊美着实形容了一番。阎王淫心荡起,就打起了坏主意。

一天,阎王打听准燕顺外出了,他就带着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突然闯进燕顺家里。

如狼嚎一般指着燕顺卧病在床的爹娘喊:"快快交租五石谷子,无粮用人顶也行。"说后,几个家丁拉起小凤就走。燕顺的娘见此,一口气没上来就昏了过去,燕顺的爹见此,猛地站起,直扑过去抓住阎王喊道:"你们还要不要天理,讲不讲良心!"阎王飞起一脚,将燕顺的爹踢出三尺多远,登时鼻口出血,气绝身亡。燕顺的娘醒了过来,高喊:"还我女儿!"一下从床上摔了下来,也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过去。众乡亲听到呼喊,急忙赶来,见阎王大摇大摆走出庄去。开始听见小凤叫喊,一会儿也就听不到喊声了。

众村邻大喊:"找燕顺去!""不能和阎王算完!"

燕王庄穷村邻叫叫喊喊去找燕顺。过了一会儿,王英听到喊声,急忙跑来。见到燕顺爹娘惨死,捞过一把铡刀冲了出去。

一出门正巧撞上急进门的燕顺:"大哥,咱要杀了阎王那个老杂种,给我伯父母报仇!"

燕顺问:"怎么回事?"

王英哭叫道:"伯父让阎王那个龟孙踢死了,伯母活活气死,小凤妹妹被老儿抢走了!"

燕顺听后,立时眼一黑,气昏过去,栽倒地上。

王英扔掉铡刀:"哥哥,快快醒啊!哥哥!哥哥!"王英喊叫着,乡亲们也都围了上来。

燕三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我没敢当时说明,只说家中有急事,燕顺哥哥啊,你可不能死啊,咱还得报仇!"晃啊推啊,喊啊,好一会儿,只听燕顺大叫一声:"气死我啦!"猛地站了起来,扭头扑进草屋,抱着死去的爹,晃着死去的娘,又哭死过去。王英也扑了过去,哭喊燕顺:"哥哥,快快醒来,咱得赶快救小凤妹妹啊!"燕顺一挺身站了起来,瞪着环眼,好像要喷出火:"爹爹,娘啊!儿要不为你们报仇,誓不为人!"伸手捞过三十八斤的大刀,向外冲去。王英和燕三等众人,紧紧追在后边,向村外狂奔。正在此时,被王英的爹王鹏老汉从集上卖肉回来碰见,他大喊一声:"都给我站住!"

燕顺、王英、燕三和一些青年这才站住脚。

王鹏擦着汗说:"我在回家的路上听说燕大哥、嫂子被阎贼所害,又抢走了小凤侄女,但你们不能莽撞,大家想想,阎王老贼人多又有准备,硬拼不行啊!"燕顺跪在王鹏面前:"叔叔,不杀阎贼,誓不为人!"

王鹏说:"对!要报仇,咱们不能莽干,要这么这么办。"说出一条计来。

二、报仇造反

太阳落下西山,月亮升起半竿高时,一溜溜黑影向阎家庄移动。燕顺和王英率领推着木吊车的穷苦兄弟来到阎王家门外。王鹏领着许多推车的、提刀的、紧随吊车后。燕顺看看黑压压的人,朝着阎王大门"咚咚"拍了起来,门内问道:"干什么的?"

燕顺答道:"我们前来送燕顺家欠的租粮,赎回小凤。"

"这件事啊,晚了,我家员外正准备人洞房哩!"

燕顺听此,青筋直暴,再也忍耐不住胸中怒火,吼道:"你是谁快快开门!"

英叫将起来,"乘黑夜杀人单州城,抓住知府,向阎王讨还血债,给大伯、大娘、小凤报仇!"

燕顺说:"同乡亲商量商量。"王鹏吸着旱烟没有说话。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不停。

有的说:"饿死也是死,只有造反杀贪官,除恶霸,分粮分田有活路。"

燕顺说:"对!只有造反才有活路一条。走!杀人单州城!"大家叫喊起来,王英嗓门最高:"捞家伙,跟我来!"就要往外冲。

"站住!"王鹏磕了一下烟袋喊住大家。"咱这么一闹腾,阎王和知府,他们定会商量如何剿杀我们。我想他们半夜就要杀来,咱要让大家快快吃饭,先去一些人在黄土岭这么这么办,硬拼咱伤亡太大。"

燕顺听后说:"好!就这么办!"

王英说:"我先前往!"

"记住,以锣为号!"王鹏一再叮咛。

果不然,天刚半夜,单州城方向,火把点点,尘土飞扬,如同雾罩一般。不时,听到人欢马嘶,他们一入黄土岭,有一人高喊:"小心,已到黄土岭,防有埋伏!"

"他们一伙乌合之众,懂得什么,我头前带路!"是阎王的声音。阎王头前带路,知府紧跟,都头断后,二十匹战马,二百余兵丁进入黄土岭。走不多远," 瞠"的一声锣响,绊马索一同拉起,二十匹马上的人都被颠了下来。

燕顺怒吼一声:"杀啊!"如晴天炸雷,吓得官兵乱作一团。阎王和知府被燕顺手起刀落,两颗人头滚在一起,步军兵丁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儿,就被乡民百姓锨铲、刀劈、斧砍、叉叉、枪挑杀死无数,那都头见此高喊:"大胆反贼!"喊后挥刀杀来,乡民被杀死四五个,燕顺、王英闻声一齐跳将过来。都头在马上,他俩在马下,一来二去战不到十个回合,燕顺故作中刀之势,倒在地上,都头挥刀猛砍。燕顺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将都头马腿削掉一条,都头连人带刀栽下马来。王英一步蹿到,砍掉都头一条腿。燕顺回手一刀,又将都头的右手削掉,喝道:"你们这些喝百姓血的官匪,禽兽不如!" 随即砍掉都头的头。

接着燕顺高喊:"官军弟兄们,你们多数是穷苦百姓出身,放下刀枪一个不杀!"他这一喊,还剩百余名官兵,一个个放下了刀枪。

燕顺又喊:"一不做,二不休,愿跟我们造反的留下,不愿的回家好了。"

王鹏喝道:"乘黑夜,杀人单州城,咱们造反到底!"当夜打开单州城,开仓放粮,救济百姓。

三天之内,参加起义的有近千人。燕顺葬埋了爹娘和妹妹,率单州的百姓竖旗造反。后到清风山占山为王,最后投奔梁山,这是后话。

有一首民谣赞道:

官逼民反举义旗,抗租反霸怒火烧。

燕顺挥刀天地怒,燎原烈火冲云霄。

水泊梁山添虎将,"替天行道"杏旗飘。

风起云涌天地吼,后人高歌赞英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