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必修课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直男必修课网 » 完本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骑时可以更轻松”是ofo的slogan。

你可能从未想过,ofo押金退款是有多么“不轻松”。

这两天,“ofo退押金按钮已变成灰色,无法点击”的新闻登上各大平台热搜,人民日报对此事也进行了相关报道。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而ofo官微也成为专门“辟谣”的平台。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但每次“辟谣”下的评论区却早已沦陷,挤满“那你倒是退押金”的留言。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01、退押金难,抱怨声频起

随着有关ofo的不利传闻频繁被曝,用户退押金难的情况也越来越集中,小编的同事们也是押金一直退不出来。ofo用户在退押金时,这几种情况是经常碰到的:

(1)App内找不到任何退押金的入口,只能通过联系人工客服,才有可能拿回押金。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申请退款已超过规定日期,但是押金迟迟没有退还。

(2)通过电话联系人工客服,不是无法接通就是无法退款

许多用户尝试通过电话联系到ofo客服,但是很少能成功接通,会出现电话忙、自动挂断、等待铃声过长等情况。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对于用户来说,上百个电话,数小时的等待,已经是常态。尽管这样,能成功接入人工服务的概率仍然很小。

(3)App内联系人工难,排队人数一度超10000人

除了客服电话,通过App联系人工客服也变得格外艰难,排队咨询人数非常多,甚至有排队人数超过10000的情况出现;有的用户前面只有50人排队,但是人数一直没有减少,过了一个小时才接入。

(4)押金直接被变成余额、PPmoney,没有退款入口

最近还有部分用户反映,自己没退掉的押金被变成了充值余额,同时可以享受免押骑行。但是在App内,没有任何关于余额的退款入口。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11月28日,ofo创始人戴威发布内部信表示,“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为了还钱,ofo在公众号上卖蜂蜜,将客户的押金弄成理财产品……关于ofo的这些挣扎人们无法接受,这家曾经被定义为代表了梦想的公司,试图放下身段,以各种low的姿势试图存活下去。这家曾经代表了商业未来想象力的公司,还是回头去找了P2P。

就在小黄车的运营备受煎熬,难以扛过去的时候,学长却惊人的顺着另外一条脉络发现了藏在背后的这个人赚的盆满钵满——朱啸虎!

02、“独角兽捕手”,1000万的投资赚回来多少钱?

去年六月,作为ofo的投资方,金沙江创投基金合伙人朱啸虎曾在朋友圈转发文章《艾瑞: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 稳居第一》,并称“和街头实际数数的感觉基本一致”。

马化腾在其评论下方回怼:从微信支付看摩拜胜出,勿因投资而歪曲事实。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与“小马哥”呛声过后,朱啸虎没有想到再过三个月,他会说出“ofo与摩拜只有合并才有出路、才能盈利”的论调。

我们第一天就算得很清楚: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在校园里面,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能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以及偷窃啊、损坏啊,可能三个月时间,成本就赚回来了。

这是朱啸虎在2016年算的一笔账,账一算完,戴威创立的ofo公司就拿到了金沙江创投1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

自此之后,ofo一路狂奔,拿了大大小小十轮融资。2016年A轮融资时,ofo估值不过1亿人民币,等到2017年7月阿里投E轮,ofo的估值已经变成了30亿美金。期间,ofo甚至计划冲出地球,发射“共享卫星”。

只可惜ofo融资13.5亿美金,借了阿里17.7亿人民币,再搭上36亿的用户押金,花了两年时间都没能盈利。

朱啸虎看到了共享单车行业“烧钱”模式背后的乱象。随着阿里和腾讯入场,他开始在二者之间斡旋。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眼看着这场共享单车大战将以ofo和摩拜的合并告终,刚出校门、高喊梦想、意图走向世界的ofo创始人们却拒绝了与摩拜合并的提议。他们又买了两千万辆单车,投向全球20多个市场。

朱啸虎气得骂道:“最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的创业者”,就差点直接飙出那句:“没有我,你真以为自己能值这么多钱?”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于是朱啸虎在2017年12月初,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退出ofo。之后,2018年4月,美团以27亿美金收购摩拜,ofo彻底失去了和摩拜合并的可能。

现在的形势众所周知,戴威终于放下了骄傲,ofo前途未卜。

对朱啸虎来说,ofo这一页算是已经翻过去了,起码现在,ofo和滴滴之间如何博弈,他已经不愿再谈。这几天他和程维一起来了乌镇,同样曾帮助滴滴战斗过的朱啸虎,显然还把程维看作是“一辈子的兄弟”,而那些做不成兄弟的,就果断清盘,这也是朱啸虎的价值观。

03、金沙江朱啸虎:我们不是机枪手,是狙击手!

朱啸虎在风投圈素来有小李飞刀的称号,说的是他投资快准狠。

据朱啸虎和张旭豪后来回忆,当年朱啸虎和张旭豪仅仅聊了20分钟,朱啸虎就投了饿了么。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2010年,朱啸虎和张旭豪在一个创业比赛中第一次见面,当时张旭豪作为创业者在台上讲了20多分钟,下台后,朱啸虎给了他一张名片,让张旭豪半年后找他,因为当时张旭豪还只有一个idea。但是没想到,半年之后,张旭豪没去找他,反而找到了Uber的投资人,张旭豪未透露具体是哪个投资人,但从Uber的投资历史来看,应该是First Round Capital的某个投资人,First Round Capital专注于早期投资。

结果该投资人又把张旭豪推荐给朱啸虎,因为那个人在中国不投项目。

兜兜转转,张旭豪和朱啸虎两人最终还是聊上了,聊了不到20分钟,朱啸虎就决定投资饿了么。

张旭豪后来在《波士堂》还好奇地问朱啸虎,“为什么连饿了么的办公室都没去,就投了呢?”朱啸虎语速飞快:“因为A轮投资金额比较少,所以决定比较快。而且尽调的关键是人,创业团队的办公室都很简陋,没啥可看的。”

从天眼查的数据来看,朱啸虎当时投了几百万美元。

当时找张旭豪的投资人也不少,但他最终选择了朱啸虎,张旭豪的理由也很简单:“朱啸虎很爽气,他不问很多问题,直接抓住重点,问完就结束。有点像投资界的Steve Jobs。”

当然,由于朱啸虎的语速是常人的2倍速,他20分钟问的问题其实也不算少了。在风投圈,有两个人都很快,一个是沈南鹏,一个就是朱啸虎。前者是健步如飞,后者是说话好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巧合的是,两人还是师兄弟,都是上海交大的本科毕业生。

朱啸虎自认为没有沈南鹏勤奋,不过在业内,很多人却也把朱啸虎誉为投资的风向标,BAI创始和管理合伙人龙宇曾打趣,“如果非要问风口是什么的话,我有一个标准答案,你看朱啸虎站在哪里,哪里就是风口。”

但朱啸虎并不认可这个说法,“我们也一直很焦虑,非常想知道下一个风口在哪里。”不过他也承认,他们的速度的确比较快,因为他从来不做行业研究报告,“做早期很少做研究报告的,等研究报告出来了,风口已经过去了。”

不过不完全统计,朱啸虎在风投圈浸润十几年,先后投中了饿了么、滴滴、映客、ofo、去哪儿等独角兽乃至超级独角兽。2017年,朱啸虎入选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资人榜,排名第84,是榜单上中国区最年轻投资人。同时,朱啸虎还连续入选了2017、2018年《财富》评出的中国最具影响30位投资人。

金沙江创投专注于投资高新技术初创企业。学长据参照系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金沙江创投已投资206家企业,其中,物流、电商零售领域投资19家企业。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掌链传媒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04、“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

事实上,朱啸虎对烧钱的商业模式一直没有好感。

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比如我们投资滴滴的时候是2012年的冬天,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场雪,每下一场雪滴滴用户数就翻一倍,这完全靠刚需自然增长,不是靠补贴的。

小黄车36亿押金“难退”,但是藏在背后的他却赚的盆满钵满!

投资滴滴之前,朱啸虎通过微博联系上了程维,在听他侃侃而谈十五分钟后,朱啸虎几乎答应了所有的条件,当周周末A轮300万美元到账。此前,程维还一度怀疑朱啸虎是个骗子。

朱啸虎对程维也向来不吝赞美。他觉得程维会经常请教投资人怎么看、怎么做,愿意听别人的建议。“他很聪明,这两年成长很快。当初我建议他请一些强人,他挖来柳青,我想都不敢想。”朱啸虎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今年五月,朱啸虎出席一个公开活动时又谈到了程维。“程维打动我的是他的专注”。

他说,“当时有做专车的,有做出租车的,但是创业者千万不要教育市场,程维当时坚持专注在出租车市场,把市场做到90%以上,才做专车市场,这是我非常欣赏的。”

现在的市场上,很多创业者会误解,认为只要烧钱,就能成功,朱啸虎就曾碰到过这样的例子。

一个创业者跟我见面,他说在上海做共享洗衣,做了两个月时间,每天3000单,数据看上去非常不错。我问他怎么做?他说给上海交大学生做共享洗衣,每单9块9,他补贴10块钱券,就是每单免费洗,免费肯定有人去洗。我说你把补贴停掉,看它有没有用?果然券一停就没用户了,这完全是靠烧钱刺激的伪需求。

实际上,当初他投资滴滴与饿了么都是不烧钱,没有补贴的。

“滴滴为什么能起来?因为这个确实是刚需,饿了么为什么能起来,也是刚需。当年我们投资金额都很少,根本不需要烧钱就能起来。”

在给钱这件事情上,朱啸虎变得越来越谨慎,他觉得创业者花起钱来不能太激进,尤其是在还看不清楚未来的时候。

来源:掌链传媒、菁英范、中博教育CMA、人民日报、虎嗅网APP。中博教育金融整理发布,侵联删。